来自 书刊 2019-12-01 11: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网投官方网站 > 书刊 > 正文

一颗上升的星,华辰2017年春拍推出艾轩

艾轩,1947年出生,现在是北京画院的油画家。

图片 1

艾轩酷爱中国的古代建筑、绘画、雕塑和民间艺术,除广泛的兴趣外,在绘画的造境上他似乎更钟情于范宽和倪瓒的山水画。

艾轩 二月

范氏的作品中表达“云烟惨淡风月难雾之状“中的朦胧、宁静和浩瀚苍茫,倪氏作品的“天真幽淡“和意境的深远凝静与艾轩的经历、修养与气质较为接近,他从他们的山水画上有所触动和感悟,并结合自己的艺术追求在油画实践中有所探索,也就是很自然的了。他的内心是孤独和凄凉的。这大概决定了他把自己的视角投向荒凉偏僻的川西地和西藏高原。关于这一点,他的朋友、画家兼评论家袁正阳有一段很好的描述:“在此之前,他已数次往返这些地方。仅仅出现于藏区风情的吸引,他画了些藏民肖像和草原风光。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当艾轩再一次置身于冰雪皑皑的荒原时,他的内心被强烈地震慑住了。他感到寂静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他感到远方咄咄逼人的沉默。一股难言的孤寂感浸透他的全身。他仿佛置身于原始之初,凛冽的寒风掀动着枯萎的野草。冰块在脚下脆裂。从此,艾轩画幅里的那些藏民形象和景致开始慢慢地被注入新的意味。“(<艾轩和他的艺术>,《文汇月刊》,一九八九年五月号)

2007年

艾轩之所以选择描绘川西草地西藏高原的人物和风景,还因为在八十年代初大陆艺坛普遍兴起了一种艺术语言“陌生化“的思潮,从题材内容到形式语言,以期用新的符号、新的媒介手段,表达新的观念,创造新的样式。作为乡土写实主义一员的艾轩,必须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在经过一段摸索之后,他终于在荒凉的西藏高原的人物和景色中找到了表达自我感受的素材,并经过自己的反覆思考、琢磨和研究,把研究,把这种素材提炼为自己独特的语言。这样,在乡土写实主义的青年画家群中,艾轩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新路。

签名:艾轩 Ai xuan 2007

艾轩风格的最大特点是“借景抒怀“。他画西藏高原景色和孤独的人物,主要是抒发自己内心世界的感情,因此,他的作品与其说是西藏风情画,毋宁说是他内心的独白。那么,在这一幅幅画中,都有艾轩的影子。沉默无语和静静思考,无名的孤独渗透在画中人物的形象和画面整个气氛之中。独自一人在一望无际的草地、雪野、荒原,他(她)们生活在与大自然皆要避开观众的视线。在极少的情况之下面对观众的形象(如《无际原野》、《山花》)也用冷漠和陌生的眼光,静观这与他(她)们有隔立刻阂的世界。艾轩在写实的物象中寄托了自己的思绪和感情,他用借景写情的方法,创造出一幅幅情景交融的、有意境的画面。

5656cm. 2222in.

艾轩风格的另一特点是他巧妙地把孤寂的抒情性与少许的神秘感美妙地结合了起来。本来,孤独本身即会有某种神秘性,在浩瀚的荒原中孤独,其神秘的意味就更浓。但作者始终不忽视人和自然景色的优美。即使采少奇特构图(如《说不清明天的风》)加强画面不平凡的效果,作者也不忘记给观众以审美的满足。所以,艾轩是用美的魅力把观众带进那有宗教情绪和神秘气氛的艺术世界里的。他的画有象征的意念(如《也许天还是那样蓝》《说不清明天的风》、《歌声渐远》),但运用的是“点到为止“的含蓄手法,似弦上之箭,引而不发,其征服力和感染力似更为强烈。

借景抒怀是艾轩最大的风格特点,他的作品多以西藏地区的人物为主,追求一种感伤主义的诗意格调,以抒发自己内心世界的情感。《二月》是艺术家笔下经典的苍茫雪景和藏族女孩形象。画面细腻而唯美地刻画了一位藏族女孩的侧面,女孩置身于空旷凄冷的雪地里,纯净的眼睛凝视远方,神情忧伤,似乎充满着对未来命运不可知的复杂心绪。画面的远处是一个裹着藏袍的小牧童,萌态可掬却背影寂寥,反衬出一种难以言状的忧愁和哀伤,值得一提的是,女孩系的红围巾,颜色鲜亮而有生命力,为整个冷灰调的画面增添了一丝暖意,是整幅画中的一大亮点。这件作品的画面元素极为单纯,画幅不大,但笔法洗练而精致,细节上拿捏的恰到好处,是一张难得的佳作。

艾轩风格中还有一点值得特别提起的,那就是他绘画语言的沈炼与精致,这种绘画语言的求得,既与制作的技术有关,又不全是制作的技术问题。他把粗俗的生活往、雅、里面,精心安排,著意推敲。轮廓线的分明,外轮廓的大效果,和由此形成的空间分割,轮廓内的微妙关系(质地感、色调的变化等)……这都使他迷恋和陶醉。但他处理得很谨慎和有分寸,既保有来自生活的感受,又赋予理性的秩序。当然,他尽量避免“做“的痕迹。

1980年代,国外的艺术思潮不断涌入并影响着中国的画坛。其中,油画领域出现了一股怀斯风,美国的新写实主义画家安德鲁怀斯对艾轩的艺术观产生了重要影响,怀斯作品中感伤、孤独和深沉体验的抒情性与艾轩的心理情感相契合,他由此领悟,将中国的时代特色糅合进传统的写实手法中,将视角投向了荒凉偏僻的川西草地和西藏高原,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关于这一点,艺术家袁正阳如此说:在此之前,他已数次往返于这些地方,仅仅处于藏区风情的吸引,他画了些藏民肖像和草原风光。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当艾轩再一次置身于冰雪皑皑的荒原时,他的内心被强烈地震撼住了,他感到寂静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他感到远方咄咄逼人的沉默,一股难言的孤寂感劲头他的全身。他仿佛置身于原始之初,凛冽的寒风掀动着枯萎的野草。冰块在脚下脆裂。从此,艾轩画幅里的那些藏民形象和景致开始慢慢的被注入新的意味。艾轩正是如此从题材到绘画形式,经过反复思考和研究,探索出一种新的写实风格,用借景写情的方法,创造出一幅幅情境交融、充满诗意的画面。

1987年3月,艾轩应美国俄克拉荷马(Oklahoma City)大学的邀请,赴美讲学一年,其时,他在美国纽约举办个人画展,获得成功。《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和《艺术新闻》等报刊杂志对他的作品先后发表了评介文章,称之为“一颗上升的星“。

正如邵大箴先生说艾轩的作品与其说是西藏风情画,毋宁说是他内心的独白。在一幅幅画中,都是艾轩的影子,沉默无语和静静的思考,无名的孤独感渗透到画中人物和整个画面气氛中。独自一人在一望无际的草地、雪野、荒原,他、她们生活在大自然融为一体的世界里。

本文由澳门网投官方网站发布于书刊,转载请注明出处:一颗上升的星,华辰2017年春拍推出艾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