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刊 2019-12-01 11: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网投官方网站 > 书刊 > 正文

山水通禅心,以意造境

余尝闻人言“莽园者,狂人也!”,盖因其所画,尺幅巨大,且笔墨奔放耳。然余今观之,方知此言之不实也。世之所谓狂人者,多郁郁而不得志,张狂不羁以舒郁结之气。或如阮籍,及穷途而痛哭;或如太白,必醉酒以赋诗;或如八大,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此之人也,怀大才而不遇知音,亡故国而不得兴复,叹人生之艰难,感世事之不平。唯有不羁以处事,张狂以待人。非不羁耳,羁绊甚多而不得脱也;非张狂耳,所负甚重而不可去也。莽园之画,有豪放之态而无狂妄之姿,盖其人其画,无此郁结悲愤之感也。夫东坡之豪放词,“大江东去”,有豪放之状而无豪放之实者也,实哀叹“早生华发”耳;“吟啸徐行”,无豪放之状而有豪放之实者也,实“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耳。莽园之图画,有大江东去之类,亦有吟啸徐行之类,然其实之所归,终在于豁达闲适之境,而非磅礴激荡之态也。

欣赏雅公的画作,有耳目一新之感。北宋黄休复在《益州名画录》有云: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故目之曰逸格尔。用以形如其画,可谓契合无间。中国画坛到现在可以说是百家争鸣,流派林立,名家辈出。各家各派风格亦各有特点。南有岭南画派的雅致清秀,北有长安画派的沉郁苍茫,其余各家也都所长,可品读雅公先生之画,却无任何流派之渊源,可谓独成一家。他的画构图奇特,用笔或简淡、或苍秀、或遒劲,不拘一格,笔墨境界丰富,让人观之顿悟,有出尘之感。

东晋顾恺之曰:“以形写神”,形肖易而神似难也。及宋朝文人画始新,东坡论画有言:“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龄”,亦言重神而不重形者也。莽园之画,神似甚矣!群鹤飞于水上,顾盼生姿;松鼠攀于枝头,腾然欲跃。笔墨运转之间,神气已具。夫神似之难者,在苦练寒暑数载而不可得,观物象于外,悟气韵于内,心思巧妙,技巧卓绝,方能绘之。然难则难矣,非不可得耳。今之画者臻于此境者,虽不众,亦非莽园之独有也。莽园之别于众人者,不在形神之内,而在意境之外也。莽园独善以意造境,由境生意。其写春之将至,不画春江水暖,而画一猫蜷伏酣睡,蝴蝶于前而懒于扑捉,身后杨柳新绿,随风轻拂,此春日睡迟之境也,于此境之中,慵懒之意备矣。其写小童牵牛,小童在后,负手独立,眺望画外;一牛站立于前,回首以望小童。一绳执于小童手中,松垮拖于地上,人不急,牛亦不急,此放牛贪玩之态,写慵懒悠闲之意也。莽园独爱此意,其画多写此散漫闲适之态。虫鱼花草,人物鸟兽皆轻松而懒散,及其笔墨韵味,亦随性而无拘束。其画唐人仕女马球,墨色浑然运动,寥然数笔,则骏马、仕女皆现于纸上。笔触粗犷不拘。及其画古柏,浓墨蕴然,似胡涂于纸上,细观则葱葱之古木,孑立于世外。

雅公曾说:我的画是我通过长时间的摸索和认识提出来,只是更注重内心的感受,表达的是一种内心的映像,追求一种内省的纯粹;以心映山,是为心意山水。展开雅公的山水图卷,给人的感受更是一种心境的闲适,正如禅宗所说的三重境界:当今画坛一些画家多重写生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笔下忠实记录自然这是一种境界;另一种境界是多数画家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山水在其心目中已经分解为构图、笔法、皴染、结构等形式要素;而先生就雅公是第三种境界,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山水已经和心灵相通,闭目则胸中有山,观山则物我同为山,达到一种澄明彻悟之境,即王国维所说的无我之境,物我同一,得山水心画相契自然之妙。

人观其笔墨,见不服束缚,不拘形态,则谓之以“狂”,此唯见其形,不见其实也。庄子内篇第一逍遥游者,论逍遥之意境,“无所待”者也,鲲鹏之扶摇九万里,蜩啾之樯榆枋而止,皆非逍遥也,盖其有所待也。鲲鹏之所待者,风也,蜩啾之所待者,树木墙垣也,此小大之辨,然所待一也。无所待之逍遥,非“无功、无己、无名”而不可得。莽园所绘之闲适之境者,无所待之意也。睡猫懒卧于春晓,牛僮流连于归途,群鹤飞翔于水上,仕女嬉戏于马背,皆无忧无虑之意境。画内之人物鸟兽,自由且无所依赖,此无功之境也;品画中之笔墨趣味,挥洒涂抹,随于心性,此无己之境也。莽园之所绘者,非虫鱼鸟兽、仕女人物也,其所绘者,慵懒闲适者也,无所待者也,逍遥者也。此非狂人之为也,实神人之功耳。

经过多年在水墨山水的汲汲求索,雅公已懂得自己的追求是什么,从心而动,山本是山,何必刻意去画山,水本就是水,何必力求去绘水,目光所及,皆印于心。所以当我问他的画的名字的时候,他说他的所有的画都没有命名,这种空灵之境需要读者自己去想象。他是以心印画,他的读者也是以心印画,观者所看到的所受到的触动就是这幅画的最好画题。山在那里,水也在那里,笔墨之处是为山,留白之处正为水,千山万壑松风明月入眼入脑入心,由印象而为意识转成内心的感悟:就是山水即我,我写我心之山水意。老子所言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正是自然万物与心交融之境界。

无功、无名、无己之境,非逡巡而可得。莽园之求此“三无”者,画也。莽园之画古柏,非图古柏之形神也,以之悟无功之境也。松柏之常青,人所嘉之,盖以之喻人也。唯莽园不状其苍健而状其勃然。此非以之喻人也,此以之悟道也。故莽园之古柏,无古意而有野趣,盘枝错节,难辨形状;枝叶繁茂,以现生机。莽园之画鹤,非图鹤之形神也,以之悟无名之境也。鹤之仙风道骨,人所嘉之。亦以之喻人也。夫鹤,凡鸟也,孰知风骨?莽园状其形态,天然而不雕,盖不重其名而重其纯质也。莽园之画高山,非以之托仁者之所爱也,非以之喻文人之伟岸也。其山墨色蕴然,不辨草木,不显山石。浑然一体,以去人工之意趣。观者游于山中,唯见天然,则忘我之意生焉。莽园借图画而得“三无”,真逍遥也,此亦宋元以降之所谓逸品者耳。余观今之画者,其所众者,描形写神者也,谓之神品。莽园之画所图者,含道以应物也,谓之逸品。以逸品而居神品之上,可得为乎?可也!

雅公的山水画,看起来清寂、简雅,文人气十足,但它又不同于文人画。在他的画中无一草一木、一山一舟一湖之具象的塑造但却让观者能确切感受到画面山川林泉、草木葳蕤现实存在之意,这得益于他说创的以意驭形之法,故能有此之妙境。其画简淡无彩,不求皴擦点染之繁芜,却又有笔意尽而意无穷之美。在笔法上他以心御意,意至笔尽,笔墨纵横开阖,既重篆隶笔意之规整,又有行草写意飞逸纵横之韵味。望着其精心所作出版之画选,目之所及,空灵、飘逸之风扑面而来,给人一派幽远沉静、古雅寂寥之美。

莽园之画也,其卓然于外者二,曰笔墨、结构耳。其笔墨也,旷达而不失细微;灵动而不无沉厚、动转而不少凝重。其结构也,如韩信之点兵,弈秋之布局,虚实相生,出人意表。其笔墨如斯,盖因其善书法,工碑帖。帖学之气韵柔媚,碑学之气势刚拙,杂然而一体,浑然而天成。故细观其笔墨,情、意、韵皆备矣。其结构之妙,盖因其善篆刻,以有求无,以小见大。得此二者,莽园之于今之画坛,执牛耳者也!

在多年的绘画生涯中,雅公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水墨国画中探求个人独特的艺术个性和笔墨语言的追求,他专注悠游于笔情墨趣之间,锤炼在传统笔墨运用上的技巧。在他的书画上趋远古,书画同归,线条、墨痕、笔迹高度简化成为一种符号,可以说是其字如画,其画如字。在他的画中,他把笔墨、皴擦、晕染等等国画的形式概念抽象简洁到了极致,画中只留下了书画印的形式,诗意却自存于其中。我写我心,以意御笔,将情趣寓于笔墨丹青之中,其画面只剩下空灵的空间和笔意,简淡凝炼却意味无穷。比前人的逸笔草草之说更进一步的专注于表现内心,将具象、形式抽空成为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象。传统山水画的技法到他那里经过高度的提炼,已经高度凝炼成为独具个性的笔墨语言。他以娴熟的笔墨,笔走龙蛇,画心中山水之意象。他的画之所以意境深远蕴含灵动,是因为其画中的山水意象是自然之意也是画中之意,更是画家心中之意。他在讲自己的艺术追求时曾说:画者写境为下造境为上。造者创造也,心意山水就是画家内心山水的写照,笔墨的流动如同内心的律动,或丰富、或简单、或满纸烟云、或者数笔草草、均能够反应画者内心的真实。;笔墨丹青的干净,是源于他内心的纯粹,任何绘画形式只要用真心真情去画,在感动自己的同时,也会深深地感动别人。他既是书画家,又是室内设计师,还是四川收藏古代石头狮子数量最多的收藏家之一,对水墨山水多年的探索与与他传统文化学养的厚积薄发终于生发出其虚静自然、不拘一格的画风,如今他的作品得到愈来愈多的书画收藏者的认可,已多次荣登《中国美术报》等多家艺术专业报刊。

广东美术馆馆长

大道至简,得之不易,雅公的水墨山水极简极静之中更蕴含着一种传统文化的精神风骨。其画很少题诗,而诗之韵味却神藏其里。他之所以达到如此的艺术境界,因为他深知自古诗、书、画、印来同源而相系,多年的笔耕墨浸中他深研传统,但不拘于传统,他很有感触的说起自己的创作历程:宋元笔墨滋润,明清的逸笔了了,近代黄宾虹更是集大成者,每每让人感到高山仰止,但古人之心不同于我们之心,笔墨当随时代之流变,内心的真实才是我们的唯一。正如他所说,他在艺术之路上汲古承今,吸收古人绘画的精神内核而加入现代的美学理念,才能卓尔不群,自称一家。他的画完全是依据古意古法走出一条具现代感的艺术,给人以深刻浑然的历史气息,但又完全是他心中的桃花源,古风古意而出新作,称之为逸品可谓确切。展卷品读,如武陵人之见桃源之境,恬然幽淡、忘却尘世、寂静无为的自然心境,看似随意涂抹,岂知其深涵山水真味之妙韵。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

逸品随妙,但历来存在争议,北宋黄休复将它列为四品之首,唐代朱景玄又将逸品列在四品之末,理由是非画之本法,故目之为逸品,盖前古未有之法也。同样在如今的现代,对于这个美的标准问题还是无法统一,对于先生的雅公画风还是有些人不认同。对于不理解啊的人他从不以为意,他坚定的说:我既然选择心意山水这一条路,就要孤独地走下去。从雅公身上,我看到了一位艺术的苦行僧的形象,他不在乎外界怎么看,他执着于内心,他于艺术道路上一意孤行,不追随流俗时念,不低头做态去媚俗,这种执着实是令人钦敬。他的读书作画搞收藏,完全是一种内在需需求,正如他的艺术理念,山水是心意的山水,书法是禅意的书法,以此观之可谓画如其人,我相信假以时日他在艺术创作中将会取得更大的成就,艺术风格将为更多人所激赏!

文化部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中山大学教授

本文由澳门网投官方网站发布于书刊,转载请注明出处:山水通禅心,以意造境

关键词: